头条资讯网»故事»

跛脚老僧三十年不说话,一朝吐言,漏了天机,竟山崩地裂

2016-10-09 20:02:12

70

老苏

投诉/报错

孙季,生于六丁村,年轻气盛,看不惯许多不平事,性情颇为暴躁,一言不和,便会出手伤人,因为家资颇丰,那些挨打之人,得了些许赔偿,也便不与其计较。后至家道中落,孙季父亲一日正于书房赏画,忽地两腿一蹬,竟是...

跛脚老僧三十年不说话,一朝吐言,漏了天机,竟山崩地裂

孙季,生于六丁村,年轻气盛,看不惯许多不平事,性情颇为暴躁,一言不和,便会出手伤人,因为家资颇丰,那些挨打之人,得了些许赔偿,也便不与其计较。

后至家道中落,孙季父亲一日正于书房赏画,忽地两腿一蹬,竟是死了,孙季虽为长子,但平日不善掌财,反是他的二娘三娘四娘,皆是有心之人,昧去多少家产后,忽拉一下全走光了。

家况愈下,他秉性不改,依旧喜欢拳脚招呼,终于被人寻个机会,打断他的一条腿,扔进臭河里,孙季发誓报复。

腿脚已跛,孙季便想他法,时值朝廷正捉拿反军,孙季打听到仇家王桓的某朋友乃是反军,两人私通,于是喜不自禁,往县衙密报,县官立功心切,派人到了王桓那里,出其不意,将他捉拿。

王桓自然不肯承认,后来捱不住严刑,便招了。

上报之后,朝廷下令,全家斩首。

那日呵气成冰,王桓全家被押往菜市口,妻儿老少,一共十八条人命,刽子手手起刀落,如葫芦切瓢,少倾,俱变为刀下之鬼。后来,差人又在王桓家里发现几封私通书信,那县官才发现,王桓虽一直跟反军朋友书信往来,实则是劝其改邪归正,回头是岸。

然人死不能复生,这行刑之事,做都做了,县官若是认错,以后还能有甚么威严,于是硬着头皮,说王桓是反军一派,终究心里憋闷,寻个不是,将通风报信的孙季另一条腿打断。

腊月二十三,孙季于宅里养伤,迷迷糊糊,闻得阴风袭来,吹到身上,彻骨生寒,但见房中鱼贯涌入许多无头鬼来,撕拽孙季,向他索命,孙季大叫一声,跌落床下。

醒来后悔不已,自己呈一时之快,致仇家全户枉死,心灰意冷下,赤脚出门,鹅毛大雪,下得正紧,天地一色,不辨南北,孙季走至一寺门前,那雪突然停了,耳畔响起诵经声,孙季两眼涌出热泪,敲门入寺。

寺中住持闻孙季遭遇,道一声“我佛慈悲,”反手写下“言止”两字,孙季醒悟,在大殿对佛像起誓,今生不再说一言一字,若有违背,神形俱灭。

至此,这寺中多了一个跛脚哑僧。

寺中无岁月,青灯黄卷为伴,那院中树木荣了又枯,枯了又荣,一日大雨过后,天下突然掉下两尾小鱼,跛僧将它们盛入瓢中,常闻其他僧人说寺后有一山溪,他便佝偻着身子前去放生。

寻到那道山溪,忽地看到水面有一人,老态龙钟,半天方醒悟是自己,他遁入这红尘外的方寸之地,不觉已过三十余年,细细算来,今日竟是第一次出寺门。

阳光照在僧衣之上,全身毛孔舒张,跛僧盘腿坐于山溪边,清风抚面,浑然忘我,跟这山川大地融为一体,跛僧微骇,这三十余年,只修闭口之禅,竟也能达到如此境界。

他突然察觉到有一道缝隙在地底蜒行,迸裂速度愈来愈大,游至地表时,已宽阔无比,将山脚下的几个村庄吞了进去。

跛僧一个激灵,神游回来,两目扫过山溪中的那两尾小鱼,缓缓移到崖边,他哆嗦着站起来,走到崖沿,山脚下的几个村落尽收眼底,竟与冥想中的村落景致一模一样。

他大惊,若是方才那副景像为真,这几个村落将会地陷,数百条人命必被吞没。

想到此,跛僧狂奔回寺庙,一急之下,竟然说话,三十多年未言,语气颇为怪异,众僧人听了半天,才明白什么意思,那寺庙住持不断念着佛号,指挥众僧全部下山,告诉山下村民险情。

将村子里的村民全部转移到寺庙之中,天已黑透。

寺中人头攒动,有些人颇有微辞,还有些僧人亦是抱怨,一个跛脚老僧的话岂能相信,众僧皆是苦修求悟,他只是每日不说话罢了,怎么会练至天眼之境。

正议论着,只见轰的一声,正殿应声倒塌,那三尊三世佛像,没有了墙瓦遮蔽,忽地现在众人眼前。

有人醒悟,地陷了,地陷了!

脚下摇晃片刻,停了下来,众人心惊胆战,过了良久,不见动静,便出寺登高观瞧,圆月如银,看得真切,但见原本的村落已被一条漆黑的大裂谷取代。

众僧连颂“阿弥陀佛。”有人想到那个跛脚老僧,寻了多时,才发现他盘坐于寺中角落,容止端详,已圆寂矣。

(故事完)

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